发现大伙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异常似乎带着一些畏

分享到:
此时苏锐的心中已经升腾出来冷意。
 
    “流氓。”周安可气呼呼的说道:“想要用十亿美金和我做交易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句话,苏锐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,他转过头看向考辛斯,已经迈出了一步。
 
    “苏锐。”周安可一把拉住他,怕他闹出什么乱子:“我没事的,你别冲动。”
 
    苏锐拍了拍她的手,还不等答话,就听到考辛斯失态的开始大喊了。
 
    “周安可,别给脸不要脸!我能给你十亿美金是给你面子,你不仅不知恩图报,竟然还敢公然打人!你们华夏女人都是这个素质吗?”他的脸上有五个清晰的指痕,甚至周安可的指甲还把他的脸给划出了两道口子!
 
    考辛斯的眼中满是怨毒!这个家伙演着演着越来越入戏了!周安可的这一巴掌虽然和他预想的差不多,但是自己却是真真切切的在众多金融精英面前丢了脸!
 
    因为这一声大吼,大厅立刻变得很安静,就连舞曲都停了下来!
 
    能够参加金融峰会的,无一不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彬彬有礼进退得体,可是这考辛斯和周安可到底是唱的哪一出啊?
 
    苏锐一脸阴沉的走上前,看着考辛斯,说道:“你刚才说的什么?我们不如私下里谈谈?”
 
    他并不是要征询考辛斯的意见,说这话的时候,一只手已经拽上了他的胳膊。
 
    考辛斯看了苏锐一眼,大声说道:“你算是什么东西?给我让开!必康集团的财务副总监周安可在谈判不成之后恼羞成怒,居然敢当众打人,以后谁还敢和必康集团合作?如果合作不成,是不是各个都要挨揍?刚才的那一巴掌,绝对把我打成了轻微脑震荡!”
 
    挨了一巴掌,跟要了考辛斯的老命一样,这货歇斯底里的大吼:“我要报警,我要报警!我要将必康集团诉诸法律!”
 
    又在破坏必康集团的融资!苏锐听了他的话,表情彻底冷了下来!冷的可怕!
 
    从周安可的行为引申开去,让人对必康整体印象变得不好,不仅摘干净了自己的过错,还把责任全推到必康的头上,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必康的新一轮融资行为!
 
    在场的都是金融界的精英,考辛斯这么一闹,众人百分百的会对必康心有芥蒂!
 
    考辛斯这一张嘴真是能够颠倒黑白,甚至把事情的性质从周安可的个人行为拉到了必康集团的高度之上,这样的家伙不去做传销都可惜了。
 
    原来是合作没谈成才这样的?众人一听,都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。
 
    白忘川的目光充满赞赏之色,他笑眯眯的说道:“看来考辛斯先生在这方面真是个中老手,做的相当不错,合我心意。”
 
    “原来白少对必康集团的印象并不太好。”有人已经暗暗记下了白忘川的态度,心想绝对不能掺和必康的融资,否则把这位白家二少得罪了,可就太得不偿失了。
 
    许文杰也停下来,一脸冷笑的看着这边,笑容中带着幸灾乐祸之意。
 
    苏锐冷冷的看着考辛斯,说道: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。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390章 你没资格代表高旗
 
    在苏锐看来,必康并没有得罪任何人,但是却总是有人想要找必康的麻烦,这真的不是一个好习惯。
 
    至少……是个找死的习惯。
 
    苏锐的一只手捏着考辛斯的胳膊,反手一拧,整个胳膊顿时呈现出一个让人感觉到触目惊心的角度,咔吧一声,肩膀处直接脱臼了!
 
    苏锐不喜欢任何人诋毁必康,因为按照他的话来说,必康是他罩着的!
 
    因此,接下来,众人就听到了英伦银行的负责人考辛斯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叫!
 
    苏锐在把他的胳膊拧到脱臼之后,右脚在其腿间砰砰踢了两脚,后者根本无法抵抗这种攻击,双脚被踢的向后悬空,高大的身躯砰然的跪在了地上!又是一声惨叫!
 
    在场的都是金融界的精英,什么时候见过这种暴力场面?顿时一个个都惊讶的愣住了!这也太不走寻常路了吧!
 
    “向周安可道歉,向必康道歉。”
 
    苏锐甩开考辛斯的胳膊,冷冷说道!
 
    跪在地上,考辛斯觉得自己的双脚像是碎裂了一般,疼的根本无法动弹!
 
    他面色狰狞,怨毒的望着苏锐,道:“我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道歉……我说的是实话……必康公司竟然如此的仗势欺人……以后谁还敢跟你们合作?”
 
    不得不说,苏锐这样的处理方式,更给了考辛斯证据。
 
    一言不合,直接动手就打,这不明摆着是要强势压人吗?
 
    白忘川在一旁又点头又摇头的,眼中时不时的闪过轻蔑的光芒,这苏锐在他的心里一直都只是一介武夫而已,怎么能得到那么高的评价?怎么会得到苏无限的青睐?为什么自己的爷爷在提到苏锐的时候,竟也会忍不住的夸赞几句?
 
    “世事难料。”白忘川眯着眼睛说了一句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。
 
    “看来,必康的新一轮融资因为这起打架事件要大受影响了。”站在白忘川身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如果消息传出去的话,恐怕必康的股票也要下跌了。”
 
    “那就把消息传出去好了。”白忘川忽然插嘴说道。
 
    那中年男人露出惊讶之色,随后他的目光和白忘川对上,到了后者眼中认真的神情,连忙点头压低声音:“请白少放心,我现在就去安排,一个小时之后,必康公司高管因融资不成而打人的消息将出现在网络上。”
 
    白忘川微微颔首,嘴角牵扯出来一丝弧度:“很好,李行长,听说你喜欢打高尔夫球,有时间可以我们可以切磋一下。”
 
    听到白忘川这样讲,中年男人的脸上顿时涌出狂喜之色!白忘川能够这样说,说明自己已经搭上了白家的桥!
 
    “当然可以,具体时间由您来定。”李行长压抑着激动的心情,小声而恭敬的说道。
 
    此时,周围已经有几道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打在了李行长的身上,后者抬头挺胸,浑不在意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我说,给我道歉!”苏锐揪起考辛斯的领子,几乎单手就把这个高大的壮汉给提了起来!
 
    考辛斯一惊,似乎没想到苏锐竟然能有那么大的力量,不过惊讶归惊讶,他现在虽然挨了揍,但是在“道义”的角度上还是占了一定的主动权,当然不可能低头道歉,否则这个圈子就会把他当成笑料,日后也没有容身之地了。
 
    “我不会向恶-势力屈服!我要和你们抗争到底!”考辛斯满脸狰狞的喊道,看起来真的是大义凛然。
 
    看着场中苏锐的身影,周安可的眼中涌现感动的神色来,她身为必康的财务副总监,自然知道苏锐此时的行为给必康新项目的融资造成了多么大的影响,可是周安可并没有任何怪罪苏锐的意思,她明白,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受到了侮辱,苏锐怎么可能在金融峰会的宴会上做出公然打人的事情来?
 
    感动之后,周安可心中剩的就只是担心和焦急的情绪了,如果苏锐因为殴打考辛斯而进了警察局,那可不是她愿意看到的。
 
    “下次一定不要那么莽撞,给苏锐带来那么大的麻烦。”周安可暗暗的告诫自己。
 
    “该怎么办才好呢?”
 
    感受到周围几道颇为不善的目光,左思右想之后,周安可拿出手机,给林傲雪和哥哥周显威各发了一条信息。
 
    “我要声讨必康集团!大家千万不要去给必康融资!”考辛斯继续大喊。
 
    “我看你接下来还能不能那么硬气。”
 
    苏锐冷冷一哼,眸光已经变的极冷,他才不会管这里是不是金融峰会,他才不会在乎周围的是不是金融界的精英,他只要遵循自己内心的想法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没有谁能够拦得住!
 
    单手拎起考辛斯,右拳带着暴烈之意,猛然挥出,重重的砸在了考辛斯的嘴巴上!
 
    苏锐的拳头一放即收,就这么一下,对方的身体已经被打的飞出了好几米,重重的落在地上!
 
    考辛斯躺在地上,整个脸都歪掉了,下巴被苏锐这一拳打的脱臼,嘴巴根本都合不上了!
 
    血液混合着牙齿从他的嘴里吐出来,场面很是有些触目惊心!
 
    在场的精英们都有些慌了,但是却没有人站出来阻止苏锐的“暴行”!
 
    苏锐看着眼中满是怨毒和惊恐的考辛斯,笑眯眯的说道:“我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指使你这样做,但是你必须要为这种行为付出代价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此时的考辛斯下巴脱臼,嘴巴都合不上,根本说不出来话,只能呜呜呜个不停。
 
    苏锐也没指望从他的嘴里问出些什么,伸手拽住考辛斯那脱臼的胳膊,用力一甩,把这个两百多斤的壮汉直接扔向了窗户的方向!
 
    脱臼的胳膊被这样拉扯,考辛斯差点没疼的晕过去,可是就在他即将眼前一黑的时候,秃秃的脑门便撞上了冰凉且坚硬的东西!
 
    哗啦啦!
 
    巨大的玻璃碎了一地!
 
    考辛斯头破血流的栽了下去!
 
    这大厅可是在二楼啊!
 
    众人只听到让人心颤的闷响在窗外响起!
 
    有些人手指发颤,甚至连酒杯都拿不住了,红酒都撒了一身!
 
    白忘川轻轻的抿了一口酒,不阴不阳的说道:“这种行为已经完全够得上犯罪了吧?”
 
    旁边的人幡然醒悟,连忙摸出手机,说道:“我直接联系宁海市局局长陈志山,之前和他一起吃过几次饭。”
 
    从始至终,白忘川都是一直站在一旁,随便出言挑弄几下,便把整个局势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,这白家二少爷在挑拨离间方面,还是很有一套的。
 
    苏锐扔完考辛斯之后,转过脸来,发现大伙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异常,似乎带着一些畏惧,于是拍了拍手,笑眯眯的说道:“刚才只是有人不开眼,想要调戏我的同伴,问题已经被我解决了,大家继续跳舞啊。”
 
    问题已经被你解决了?
 
    众人看着那已经没有了玻璃的窗框,看着地上的血迹和牙齿,忽然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艰涩。
 
    这就解决了?
 
    还让我们继续跳舞?谁还能有心情继续跳啊!
 
    打了人还能这么淡定,见过不要脸的,就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!
 
    周安可连忙走上前来,有些担忧的看着苏锐,说道:“你没事吧?”
 
    看着对方纯净的眼神,苏锐乐道:“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?”
 
    “没事就好。”周安可望了望窗外:“要不要看看他有没有摔伤?”
 
    “二楼也就五六米的距离,死不了。”这还是苏锐在扔的时候控制了力道与方向,避免让考辛斯头部着地,否则这位英伦银行的华夏区负责人真有可能摔死当场。
 

欢迎转载帝豪2娱乐_帝豪2娱乐官方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帝豪2娱乐_帝豪2娱乐官方 » 发现大伙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异常似乎带着一些畏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