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在那些清军士兵绝望的目光中出现在马旁然后

分享到:
 说完之后他抬脚踹开了最近的营房大门,房内突然被惊醒的清军茫然睁开眼,还没等爬起来,门外暗淡的光亮中道道寒光划过,转眼间一屋子鼠尾巴全都被割喉,当杨庆拎着双刀转身走
 
出的时候,这座城堡內绝大多数守军都已经被惊喜了……
 
    其实也没多少人。
 
    梁房口堡只是明朝所建辽东堡垒群中排不上号的小堡,总面积五亩,充其量算个边防检查站,清军接手后因为水师实力不可能和明军比,这种沿海滩涂湿地也不适合他们的作战,所以防
 
御核心摆在牛庄,海城,耀州驿,盖州一线避开梁房口这片广袤湿地,驻守这里的只有百多人做预警。
 
    此时这些甚至来不及穿衣服的八旗健儿正混乱的涌出房门,愕然地看着这个不速之客。
 
    “快上!”
 
    一名连刀都没顾上拿的军官突然清醒大吼一声。
 
    那些拿着刀的汹涌上前。
 
    杨庆就像决战青叶屋的乌玛瑟曼般大吼一声,瞬间撞进清军中,下一刻两柄雁翎刀化作绞肉机,在城墙上暗淡的火光照耀下,不断甩着带起的血光翻飞,在血光中清军士兵的头颅坠落,
 
肢体断下,内脏流淌,被切断的动脉喷射血箭。就像电影里排好的表演般,用他们各种姿势的死亡展示主角的风采,杨庆也像主角光环附体般毫发无损地穿行在他们中间,用他那种诡异的杀
 
戮本能刀刀毙命地收割着清军的生命。
 
    转眼间就没有清军敢迎战他了。
 
    残余不到五十人惊恐地连武器都顾不上拿,连衣服都顾不上穿,发疯一样冲向马厩,准备抢到马匹逃离这个恐怖的敌人。
 
    但他们可没杨庆的速度。
 
    这家伙拎着滴血的双刀,就像赶鸭子般紧追着他们,不断地割断一个个清军的咽喉踏着他们垂死挣扎的身体向前,当追到马厩时候,剩下的清军已经不足二十了。
 
    “别,别杀我!”
 
    一个吓得腿软没爬上马的,趴在地上哀求着。
 
    然后瞬间被割喉。
 
    “早死早解脱!”
 
    在他捂着脖子的抽搐中杨庆说道。
 
    这时候其他清军多数上马,但这并没改变他们的处境,混乱中互相拥挤的战马又跑不起来,再说遇上他这种跑得比马还快的变tai,就算跑起来也一样逃不掉。杨庆拎着双刀从后向前,不
 
断在那些清军士兵绝望的目光中出现在马旁,然后雁翎刀向肋下一捅顺手向前一挑,在后者的内脏流淌中直奔下一个,可怜速度最快的骑兵都到大门前了,下去开门的瞬间从背后捅入的雁翎
 
刀就把他钉在了门上。
 
    他挣扎着转过身,颤巍巍向着杨庆伸出手。
 
    “谢谢!”
 
    杨庆从他手中接过缰绳满意地说。
 
    完成血洗的杨庆迅速上马,从打开的大门冲出,这时候何坤的战船也出现在了大弓湾,但梁房口守军已经不可能再拦截他们,同样也不可能向牛庄点燃烽火发出警报了。杨庆骑马和战船
 
并行,沿着已经变成蒙古部落游牧区的大辽河继续向前,沿途就算有夜晚的牧民看到,也不会认为这是袭击者,毕竟梁房口没有任何警报发出,这样夜晚乘着潮水逆流而上的商船又不是没有
 
过。
 
    就这样午夜刚过不久,前行预警的杨庆就看到了马圈子城。
 
    而在这座小城西边,两道铁索固定住的浮桥横断辽河,而在浮桥的西岸河湾城矗立,两城夹一桥共同构成了三岔河防御体系。
 
    只是,两岸露营的灯火密如繁星……
 
    多尔衮的大军已经到了,而且一部分已经渡过三岔河。
 

欢迎转载帝豪2娱乐_帝豪2娱乐官方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帝豪2娱乐_帝豪2娱乐官方 » 断在那些清军士兵绝望的目光中出现在马旁然后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